Yuri云舟

试图成为灵感不断的打字机。

【鹤婶】幸若(序)

通俗来讲就是购买了初始号的审神者的故事。 大概16年3月手机联动送爷狐的事情,这个本丸就是这样诞生的。

开篇含有对无主本丸的描写,微微微虐。

鹤婶主线文的序章,婶是少女代称

以上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座本丸原是没有主人的,即使是初始刀加州清光也坦言自己没有见过创建者,好像这几十振刀剑都是凭空而来。

“站住!抓到你了——”

鲶尾追逐着今剑穿过朱红拱桥,眼看就要成功超车,却突然被藏在灌木丛的爱染吓了一跳,惊呼之后三人面面相觑,一起大声欢笑起来。

手合场内打得火热,无法和溯行军战斗,好战的刀剑们只好把过度旺盛的精力发泄在切磋之中,来自不同流派的技艺相互碰撞,足以令他们见猎心喜。

“看我扬沙——”和泉守挥出一把沙子迷了对手的眼睛,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,“怎么样,这就是天然理心流的——啊!!”

“你这家伙,不许弄脏地板!”长谷部额头青筋暴起。

“我知道了我知道了……不要抓我的头发!缠住了!!清光!安定!!”他手忙脚乱地试图解开缠在长谷部臂甲上的头发,动作过大拽疼了头皮,吃痛地大声求援。

“唔,我的指甲还没干呢,这点小事你就自己解决好啦。”同属新选组的清光闲闲地靠在一旁见死不救。

“涂了指甲油干嘛要来手合场啊!!!”

“那个……”大和守安定哭笑不得,勉强发挥队友爱上前帮忙。

“呜,可恶,为什么国广还没有来啊!”

三日月宗近与小狐丸坐在廊下远观那些欢闹,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千年来的逸事,说起丰臣秀吉往事之时美丽的男子转了转掌中茶盏,眯起盛满新月的眼眸凝望远山。

“随朝露降临,随朝露消逝……如此短暂。”

历经千年的天下五剑总比其他刀都更早窥破真相,他从容地笑着,好似全不在意刚刚开始就要终结的命运。

小狐丸低头梳理一头蓬松的长发,梳到发尾时歪了歪头。捏在指尖的白发干枯,他慢慢梳下去,满含遗憾地皱起了眉。

灵力逐渐从本丸消逝,其他的刀剑终于意识到“主”不会再回来,没有任务,没有战斗,常年不改青翠的庭院甚至没有季节的变迁,他们被关在四方的空间里,与这方天地一起等待枯涸过后的荒芜。

“为什么?”加州清光在积满灰尘的主屋门口站了一会儿,薄唇抿紧,猛地扭头朝自己房间跑去,鞋跟踏在地板上嗒嗒作响,和迎面而来的安定错身而过。“清光?”后者没有错过对方脸上难过的神情,微微怔愣,蓦地扭头追了上去。 

蓝发佛刀在不远处伫立,发丝飞扬,宽大的僧袍随风摇摆。

只要有战斗,就一定会有一方陷入悲伤。刀,本就是不应该被挥舞之物。

“江雪兄长……”宗三左文字牵着小夜的手走来。

“……如果这样就能结束。”他向主屋竖掌一躬,转过头,冰蓝眼眸融化出一丝暖意,“走吧。”

“药研哥哥,主公还会回来吗。”五虎退抱着老虎跟在黑发少年身后,怯怯地问。

药研沉默了一会儿,似乎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,末了只摇摇头。

“谁知道呢。”他揉了揉男孩奶白色的短发,向身后一众兄弟露出微笑。

“回去吧,该睡觉了。”

灵力即将耗竭,付丧神们相继休眠等待有朝一日或许会到来的唤醒。三日月最后捧起空空如也的茶盏离开了回廊,走时侧身向盘膝而坐的白衣付丧神微微一笑。

“鹤丸,只剩下你了。”

“呀咧呀咧,连你都睡了的话,我可彻底没有惊吓的来源了啊。”被点名的白衣青年单手支着下巴,眉宇间流露出些许困扰之色。

“嘛刀也好付丧神也好,有形之物终会消散,或许下次再见,又是全新的你我了。”天下五剑洒然地笑起来,迈着优雅的步伐消失在走廊尽头。

是在宽慰吗?

青年凝视着他的背影,掩在羽织下的手指不自觉地攥紧了本体。

偌大的本丸彻底没了人气,鹤丸国永枕着双手躺倒在草丛里,蓝天白云映入眼眸,潺潺流水如琴音般悦耳,他数着从头顶飞过的第一百零一只飞鸟,倏地翻身坐起,风将他的额发吹乱,阴影遮盖了眼底情绪。

西历2205年,为了与历史修正主义者对抗,时之政府召集来自各个时代的审神者参与战斗。审神者是能赋予沉睡之物以心的存在,被赋予心的刀剑被称作刀剑男士,以本丸为据点,穿梭于时空之中,为保护历史而战斗。

——如果是这样的话!

廊柱节节后退,急速的风掠过耳畔,他听到自己脚步在长廊间回荡,转弯,再转弯,猛地推开那扇紧闭的门扉。

“喔——吓到了吗!”

孤单的影子被斜阳拉得很长,空荡的房屋,没有谁给予任何回应。鹤丸国永抓着门框的手指逐渐收紧,用力到指尖泛起青白。

“给我一点惊吓啊。”他苦笑着摇了摇头,手掌贴在胸口,陌生的东西正在胸腔内砰砰跳动,那是“心”,将钢铁之刃化为人身的源泉。

糟糕,要是让心先于身死去的话……

他靠着墙壁慢慢滑了下去,身体从指尖一寸寸化为飞舞的樱花,风静云止,一柄修长的太刀躺在原地,再不见付丧神的身影。

第一百零二只飞鸟振翅飞过,雉羽打着旋飘舞落在水面,荡起几层浅浅的波纹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

 

时光在罅隙中仿佛不曾存在,斑驳树影重复轮转,枝上鸣蝉更迭几代,锦鲤不知疲倦般一次又一次跃出水面,日与月在天穹颠倒无数个轮回。

某一日,全新的灵力荡涤了本丸的每一处角落,草木新生,阴霾退却,点点灵光散去,新任本丸之主披上象征审神者的白色羽织,推门踏入这块久无人烟之地。阳光透过屋檐洒落在长廊,她带着好奇四下打量,一眼便看见那振孤零零斜靠在门旁的白金色太刀。

……谁,在呼唤我。

逆风回旋,纯白的虚影于半空中渐渐凝实,藤花与樱树在他身后盛放,付丧神慢慢睁开眼睛,灿金的颜色刹那惊艳。审神者眨着眼睛思考该怎么向这位看似飘然卓绝的神灵自我介绍时,神灵却猝不及防地凑近了她。

“哟,我是鹤丸国永。”他看着她受到惊吓的表情满意地笑了,眼底闪烁着丝丝狡黠,“那么,你就是新任的审神者(惊吓来源)了吗?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注释: 

刀剑在灵力不足以维持活动的时候会选择沉睡来保持人形,就像其他刀做的那样。

鹤丸会变回本体纯粹是他自己非要守到最后还跑去搞那么一下,阴差阳错让审神者对他一吓钟情了 wwwww



【鹤婶】千鸟

R18预警

婶以少女代称,没有名字。

以为自己不小心害了鹤丸其实是被鹤丸摆了一道的故事。

新手司机试驾中

↓↓↓

千鸟

标题其实是一种姿势。

欢迎提意见(捂脸)